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anglin8829的博客

張璉歡迎您! 祝福您!

 
 
 

日志

 
 
关于我

69年去黑龍江兵團48團8連擔任教師, 后回上海也擔任過教師 , 84年來到香港 , 考取香港教育署注冊教師 , 26年來從事普通話藝術教育以及企業發展和員工培訓工作。 被國際著名媒介推薦為劇作家、作曲、作詞、舞蹈家、資深及多媒體藝術創作教育者---張璉,自幼就接受多媒體藝術的嚴格訓練,現在是香港華璉藝術發展團藝術總監、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會員、香港舞蹈總會會員, 是活躍在香港堅持原創作的香港藝術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八十六年的人生历程(中)  

2010-07-21 23:30:53|  分类: 親情無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jin八十六年的人生历程(中)

本内容是根据一位老人口述整理(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阿宝的小楼划到了动迁范围

  改革开放后的城市面貌天天在变化,危棚简屋渐渐的都被摩天大厦取代了,高架和地铁正不断的延伸着,跨江大桥不但改写了黄浦江无大桥的历史,那时杨浦大桥、奉浦大桥、徐浦大桥也正在修建中。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更加大了政府对城市道路的改造,城市形象是文明程度的体现,在召开奥运会的动能下,我们的城市环境、卫生质量和水质也因此有了一次大飞跃。

阿宝用一辈子汗水、泪水浇灌起来的那间小楼也列入市政府化大力气改造的范围了。阿宝不想搬迁,她喜欢门对门、户对户邻里互相往来,虽然也常有磨擦。但是,更多的是互相照应,这里有阿宝几十年的老工友、老同事,她们常常三五成群把肥皂、毛巾、换洗衣服装在塑料袋里,一起去厂里洗洗澡,多年的老姐妹们、老同事们聚合在一起去厂里洗澡是阿宝最最开心的事情,似乎又让阿宝回到了那个虽辛苦劳累有阿成日子。用当代年青人的观念;一起去厂里洗洗澡就是这些老人们最廉价的paituo。也象各国首脑在开大会,各自聊聊儿孙们和儿媳妇们。

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
 
 

阿宝住在这里,临近着几十年来赖以生存的工厂,有阿宝和同事几十年的老姐妹们,她们还能一起去厂里洗洗澡,找一下党给阿宝的荣耀,感觉一下党给她的保障,阿宝退休后常挂在嘴边的就感激共产党让她有了一份退休金。

 

阿宝住在这里最重要的还有;这里还留有阿成的声息,每当夜深人静时,在这里阿宝能和阿成对话,只要不离开这里,阿宝就能夜夜找到阿成。当烦恼临近阿宝时,阿宝常常有去追寻阿成的强烈念头。

如今老四和老五虽把老屋分隔成二片了。不过,还是同住在一个屋沿下,常常会因一点点小事为由引起争吵,手心手背都是阿宝的心头肉,每个儿女都会牵动着阿宝的心,阿宝放心不下懦弱的老五和小孙子。

阿宝住在由自己一辈子汗水、泪水建成的房子里,不管有一千一万个理由不愿意搬迁,这间小楼必竟是危棚简屋,是市政府化大力气改造的范围,这间小楼是和现在改革开放后精神文明有勃的危棚简屋。

 

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
  

待续

(二)阿宝的老四、老五盼动迁

 改革开放后,有了点钱的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买间房子,用自己赚来的钱买房子改善一下生活居住环境。这对老四、老五的二个家境是难上加难的,他们不得不居住在阿宝用一生劳累建起来的狭小房子里。这里的每家每户都紧紧的碍着,虽然大多数都翻建成砖木结构了,还是一家有声就传遍各家,每家都没有私密度可言,老一代居住在那里的人们都习惯成自然的生活着,阿宝更喜欢这里的环境,这里见证了她一辈子艰辛和欢乐的岁月。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阿宝都能知道根底,这里每一个人都能和阿宝亲切的对上话。

老四离家十多年了,她与母亲阿宝不同的是见识了外面的世界,特别是跟着父亲去三线工作,住过了公家的大房子。回城后,周围的环境对她一点也不陌生却是那么的不得体。但是,城市是她的出生地,常言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能住在这里不仅仅是花尽了大努力和心思,也是无奈的选择。

对于在国营企业工薪阶层的老五,要买房子改善居住环境也是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随着改革开放向纵深发展的面越来越广,很多单位例入了“关、停、并、转”,老五媳妇正面临着下岗的危机,要改善住房更是难上加难了。自从老四回城后,原来单独的房子被分割成二片了,居家过日子所必需的买、汰、烧,都挤在狭小拥挤的过道里,日常所用的油、盐、酱、醋的瓶瓶罐罐都没有安放之处,老五媳妇常因不如意的居住环境和老五引发无为的争吵,政府加大力度对危棚简屋改造对他们无疑是送来了改善居住环境的春风。

老四、老五得知市政府加大力度面对危棚简屋改造的消息后是非常的开心,他们终于要有象样的居住环境了。

八十六年的人生历程(中) - jin - 我请朋友听首小曲

(三)  阿宝在想什么?

阿宝在这里几乎度过了大半辈子,现在要搬迁了,那恋恋不舍的感觉一直影响着阿宝的情绪,是不愿意住大房子、不接受政府给的优惠政策和方案吗?都不是。阿宝也不敢,通过多次的动迁会议,阿宝还明白了,不能违反政府的动迁法,违反了就是法盲,要承担责任的,可是阿宝到底又在想什么呢?

阿宝有老的传统观念,自从阿成去世后,就把在身边养大的儿子老五当成她贴心的依靠了,阿宝觉得和儿子住在一起是中国几千年来一直不变的真理,否则为啥那么多人都想生儿子呢?

阿成去世后,阿宝身边的老五确实承担了照顾母亲的责任。房子被老四分割成两片后,阿宝只能住到底层的后半间里,老五看到自己的母亲把住房让给了老四,住到底层暗暗的后半间里,心里有一千个不乐意也只能顺其自然了,老五在阿宝的床头上装了一只拉线开关,拉根电线直拖到他们睡的房间里,再三叮咛阿宝,晚上有事就按开关,只要一按开关,老五房里的电铃就会响起来,老五就会立即跑步赶来,要说对妈妈有孝心,老五是当之无愧的。

阿宝又想到了老五媳妇,儿子再怎么好,是有了媳妇的人了,媳妇再怎么好总是媳妇,不是客客气气的就是吵吵闹闹的,家家都一样,媳妇怎抵得上和女儿能说说话呢?女儿能骂她几句都不会动气的,媳妇就做不到了,再说阿宝也不可能会去骂媳妇,平时和媳妇说话总也怕说错话的。

动迁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这个过程让老四、老五等待的太焦急了。阿宝却越来越慌乱了,对着阿成的遗像在心里责怪起了阿成,她怪阿成为什么要早早的丢下她不管了呢?现在马上要动迁了,这一大堆的事怎么办好啊。

                 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

 

老四、老五都是在阿宝身边长大的孩子,他们非常理解阿宝。不过要动迁了,应该是高兴的事,他们把怎么才能分到满意的房子放到了重要的议事日程上了,能分到满意的地段、满意的大房子是当代人都梦寐以求的,他们更是迫切需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再也不要挤在这么小的地方了。

最后,阿宝终于做了决定,她要带着阿成的遗像跟着儿孙们一起搬迁,她决定随老五一起动迁分配,阿成没有赶上搬迁新房的好时光,分到新房后,她还要把阿成的遗像挂在亮堂堂的房间里,让阿成天天看看小孙子。等孙子长大点,阿宝还要告诉小孙子,他的爷爷在世为官最清廉,从没有向组织提过半点个人困难,唯一是请求了组织要了一个去小三线的名额,还是放弃了原来的官职,才能带上老四去的,那是一个什么地方啊,真是得不偿失。那象后来有的人当了官就发财了,房子、票子什么都有了。

阿宝心里怎么想的就会怎么表达,她想随儿子老五一起动迁分配的念头刚出现,立刻引出了老四、老五又一次的轩然大波。

 

                    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
 
 

四)阿宝为难

阿宝想随小儿子老五一起动迁分配的念头刚出现,立刻引出了轩然大波,这场风暴来得是那么的激烈,冲击着阿宝,让她左右为难,怎么都难以平息,终于矛盾加剧到老四、老五又再次撕打起来,混乱中连阿宝也受了伤。

   虽然那里是片一家打架,家家都知道的私房群,阿宝却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决不能让那些天天在吵架、打肿脸的人进来劝架,这些人都不配来劝架的,再说也不想告诉他们为啥要打架,家丑怎么能外扬呢?

民间不是家有长子,国有大臣的说法吗? 阿宝想到了大儿子,马上打电话给了老大,老大接到电话立即赶了过去。

阿宝打电话的那刻,老四、老五立即停止了交战,是老大真有那种威慑力吗?这让内向的老大自己也感到很意外。

                  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

 

老大来了,老四抢在前面先告诉老大:母亲脸上的乌青块是被老五媳妇打的,老四的泪水不停的在被打肿的嘴和脸上流着。那时刻,让人看得心酸酸的,当年那个响应毛主席号召的热血青年,如今过的真是好可怜、好凄惨。

老大、老五是兄弟俩,老五从心底里对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大哥哥有无比的崇敬,老大对老五有的是对小弟的百般爱护,老大指正老五不该打姐姐老四,老五非常委屈的把把动迁以来的全部过程原原本本都告诉了老大,兄弟俩在楼上促膝谈心了好几个小时。

自从知青能回城的政策后,嫁到浙江的老二于政策失去机会了。老二成家后已有一子,所幸的是按政策规定,老二的孩子户口能迁回城里了,这对老四、老五在动迁时是非常棘手的问题,如果只有一块蛋糕怎么分都是要从总的大蛋糕上切下来的,一切矛盾激化的关键就要从这里开始了。

                
城里、城外 (中) - jin - 我请朋友听首小曲
 

 

(五)  阿宝在动迁上签了名

阿宝的五个孩子中除了老四、老五在身边长大,其他三个孩子都是在农村老家长大,回城念书后,只有老三最早进厂当了学徒,老三除了工作以外,似乎是家里的局外人,什么事都不闻不问也不参于,早早的嫁了人。如果不是逢年过节回家看望父母亲,也许阿宝会忘了有老三的存在了。

要动迁了,老四和老五对动迁规章制度早已有了初步的了解,首先这是间父母亲的私有房产,动迁有规定所有房产的直接继承人都要到场签名,老三的与世无争姿态和老二谦让弟妹的精神常会使老四和老五感到他们是二位好姐姐,都不会争父母亲的这间私有房产权的,老大家也根本看不上这点私有房产权。 

老四、老五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阿宝催促老三到动迁组把所有房产权人的名签了。老三很快就签了,字一签就表示放弃了一切权力,接下来老二也在阿宝的催促下去签了名。

老二的儿子户口按政策回城后,也是动迁分配对象,在这次分配中还享有知青优惠政策,这是老四、老五意料之外的,也是阿宝搞不懂为啥我的房子又没说要给老二,老二也没有户口,怎么能分到这么多面积的?

               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
                                           

 

老二签完名后,最后要等老大家来签名了,老四说不要让老大很远的跑一次吧,让老二代签。老二又听妈妈阿宝说:老大要过几天才能来,大家都想尽快的把手续办了,尽快的把房子落到实处,老二听从了妈妈的话替老大代签了名,动迁组这一关是非常顺畅的过了。 

原本老四、老五各自都兴高采烈的,要住大房子的梦想很快就要实现了,回到家仔细算一下,他们得到的面积和老二的儿子差不了多少,这下老二的儿子遭殃了,刚来不久,本来还能在一个小小的三层搁里安个床,相安无事的住了些日子。现在难了,在这样的居住环境里,要找一个男孩的过错,是非常容易的,只要容不下他,到处都能找出那个从贫困地区出来的大男孩的过失。

男孩的是非曲直还没完,阿宝又公开了随儿子老五一起动迁的想法,这下共同对大男孩的矛头转向了,老四、老五又互相打骂起来。

 

                                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

 

(六)  阿宝把老大当110

阿宝把电话打到老大家,老大接的电话,老大媳妇轻声的咕了一句:“没有别的事,又打架了。”

媳妇的话再怎么轻,老大还是听到了,虎着脸问:“你去吗?你不去,我去了。” 

老大嘴上这么说,心里是这样想的:“和我一起去吧,你不去,我妈妈会很失落的,我更想和你一起到外面去走走,顺便去劝劝他们不要打架的。”可是,老大就是这种表里不一的人。

老大是内向、固执、还是说一不二的人,任何事都可让着媳妇,唯独他老家的底不能揭,特别是对他母亲。自从他的父亲去世后,不管母亲做什么、有什么要求,那怕是别人指使母亲的也照办不误。

老大媳妇认为;不能怪老四总高举起婆婆的大旗指挥人,原因就在老大,是老大滋长了这种行为,老大媳妇从来没有觉得婆婆有什么不对,婆婆只是一位受尽苦难没有文化的可怜老人,对婆婆有啥高要求呢? 伟大的人物到老了还有犯错误的时侯,只是希望老大要分辨是非,每次高高兴兴的去后,回到家总有很多日子在闹别扭,要么就是打冷战。

                   
八十六年的人生历程(中) - jin - 我请朋友听首小曲
 

 

阿宝最喜欢大媳妇常来看她,大媳妇从不空手来,临走还会再给她几百元另花钱,这是阿宝在这片居住区中可铉耀的,也说明了阿宝是位好婆婆呀,否则,你们的媳妇怎么不带吃带喝还带钱给你们呀。

老大如一个人去过后,第二天,阿宝就挡不住周围所有人的问答,大媳妇怎么不来啊?面对这些人的问题,阿宝真是没面子到极点了。

时过境迁,大媳妇感到如今的婆婆看到带吃的给她有点慌张,不象以前那样兴高采烈的接受了,临走时给她几百元另花钱虽然照单全收了,也没有以前那样欣喜接受的样子,阿宝的为难脸色好象在对大媳妇说:是你自己要给我的哦,不是我向你要的。                    

八十六年的人生历程(中) - jin - 我请朋友听首小曲

 

那地片有位多嘴的人告诉了老大媳妇,老四觉得要动迁了,老大媳妇是不是有所图?阿宝天天受老四的灌输,谎言多说了也会成为真理,渐渐的阿宝也觉得老大家可能会在动迁时来插一足,阿宝的心里虽有答案,但是,听老四说多了,防人之心不可无,有关动迁的一切就不敢在老大家提起了。

老大媳妇有点愤慨了,这种环境,从来就没有打算回来住过。如果有所图,为这种破房子?所付出的时间跨度和代价也太高了点吧。

老大媳妇还非常明白那地片多嘴人传话的用意,如果听了这些话后无动于衷,就会被传成被欺瞒都不知反击的傻瓜,如果听了这些话后去责问婆婆了,那就是在乎的,随之而来的风言风语的杀伤力远比刀子还利害。面对这种是非之地,老大媳妇不但自己想远远的躲开,还希望老大不要常去婆家了,因为怕老大说的话,婆婆会猜测是老大媳妇的意见,老大听从老婆的说法已有点名气了,老大从小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阿宝已不太了解老大的个性了,常常猜疑也是难免的。

其实不用多嘴人传话,老大媳妇经常来婆家,早已看出周围环境的变化了,到了要动迁的地方,外面墙面上都大张旗鼓的贴着标题。婆婆不提动迁的事,大媳妇也不问,她在等婆婆亲自告诉她这里要动迁的消息,她觉得这是最起码的互相尊重。她多希望婆婆能对老大象对老三那样让老大亲自去签下名,给老大主动放弃一切权益的机会,这也算是把老大当大儿子看待了,把她当大媳妇看待了。

                       

城里、城外 (中) - jin - 我请朋友听首小曲
 
 

她曾经憧憬着这样一幅美景,婆婆亲自告诉她了:“这里动迁了,”她马上对婆婆说:“动迁后不管搬到那里一定要让我知道哦,我还会一如既往的来看望您老人家的。”她还猜想婆婆不舍得花钱装修房子,没装修就想搬了进去,她会对婆婆说:“人生苦短,有了新房一定要好好装修一下,把晚年过的舒服点,装修费用不用担心,有老大和我会替你付的。”

这一切如今真的成梦境了,连主动放弃父母亲的私有房产权的权力都没有给老大行使,他们伤到老大媳妇的心了。

婆家如不是分配不匀怎会再次来找老大?如不是打架打到无可收拾怎么可能再次想起找老大?这样的老大和110警察没有什么二样,老大媳妇好想建议他们打架应该去报110不要来找老大,让老大一家安宁点。

她再也不想陪老大到一个得不到尊重的地方去了,要去,你一个人去吧。

从此后,她再也不过问婆家事了。

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
  

 

(七)老四、老五都要争夺阿宝

阿宝从小把老大寄宿在农村,盼着老大快快长大。

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四、老五都是阿宝心头肉,一波未平又起一波,一切都在阿宝始料之外的,如今更是盼望老大快快的到来帮忙处理好眼前的问题。 

老五媳妇被动迁分房已搞的焦头烂额了,又听到工厂里将公布下岗人员的名单,不管在不在下岗的人员中,老五媳妇准备请有关人员吃顿饭,问问情况、联络一下感情。正是动迁分配时期又闹得互相间互不相让的时候,老五媳妇就直接把来客带进自己的房间宴请招待了。

老四早就看不惯老五家这个风骚的女人了,现在又把野男人带进了家,这么一分析,急的阿宝在楼下直打转了,还引来了众多看热闹的邻居。那种闲话真是不堪入耳。不过,在那个时候为了不下岗,出卖自己的妇女不是没有的。

接着,又传出老四、老五第一次打架,也是由老大和这个风骚女人在楼上谈了数小时后调解成的,老大对这个风骚女人还有了承诺。

到了改革开放的现在,一切都是新花样,看到有这种传闻的女人,有妇之夫会想入非非,有夫之妇看到这种女人要管好自己的男人少和这种女人接近。

几千年的封建制度早已毁灭,可是,家里有了这种传闻的女人,男人被戴上了绿帽,父老兄弟受人指手画脚,儿女在人前抬不起头来,正直点的象避温神一样,带有不良企图的更会主动上去寻欢作乐。

老五媳妇为了避免下岗,没有事先和阿宝商量就把有关人员带到家里宴请引出了一系列的事端。

                       城里、城外 (下) - jin - 我给朋友倒杯茶

事后,阿宝非常后悔,如果阿宝不被老四吓唬了一下,急得在楼下兜兜转,引来左邻右居,就不会让老五也受到牵连。

如果阿宝看到小媳妇有客人来,小儿子又不在家,出于礼节的主动上楼去打一下招乎。多上楼来回跑几次,送茶水、送点心,来的客人就是想做那种事也做不成了,现在一切都晚了,是真的还是假的、是有还是没有,向谁去一一说得清呢?

这次战争,老五出于弱势,那怕老大一言不发也算是站到老四的一边了。

阿宝的重心又倒向了老四,最后,阿宝改变了初衷,决定随老四一起动迁分配,老四也许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城里、城外 (中) - jin - 我请朋友听首小曲

 

待续 

八十六年的人生历程(下)点击下面连结

 http://jinl6666.blog.163.com/blog/static/2354496201052711285311/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