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anglin8829的博客

張璉歡迎您! 祝福您!

 
 
 

日志

 
 
关于我

69年去黑龍江兵團48團8連擔任教師, 后回上海也擔任過教師 , 84年來到香港 , 考取香港教育署注冊教師 , 26年來從事普通話藝術教育以及企業發展和員工培訓工作。 被國際著名媒介推薦為劇作家、作曲、作詞、舞蹈家、資深及多媒體藝術創作教育者---張璉,自幼就接受多媒體藝術的嚴格訓練,現在是香港華璉藝術發展團藝術總監、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會員、香港舞蹈總會會員, 是活躍在香港堅持原創作的香港藝術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北大荒记忆拾零(五) 吃 作者:马京  

2010-10-02 10:32:15|  分类: 火紅年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八连战友迎朝阳北大荒记忆拾零(五) 吃 作者:马京
                            
       连队食堂每人每月12元定伙,随便吃。那时的伙食到底比不了现在,和插队的知青比起来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主食比较单一,就是馒头,大米饭是见不到的。副食吃得最多的就是土豆和圆白菜,以致于我回来后老长一段时间都拒绝吃它们。那里的圆白菜叫大头菜,远比北京这边的个头大,土豆个儿也很大,而且口感有些沙;大白菜是见不到的,只有一种“小根菜”,类似北京这边的小白菜,不常吃,属于稀罕的菜种。
       夏季有一种“角瓜”,口感像北京地区的西葫芦,一般农忙时连长会安排食堂杀猪,蒸包子往地里送饭用的就是角瓜猪肉馅。有家的职工还用一种专门的刀具把瓜旋转着刮成长长的条,和长长的豆角晾干后储藏来,到冬天作为上档次的菜肴,用来招待客人或过年过节才舍得吃。
       东北的萝卜格外的甜,这可能是那里昼夜温差大的缘故。记得秋收下地割豆子,晚上收工时路过萝卜地忍不住就拔两个,擦擦泥,用随身带的镰刀削下皮就啃着吃起来。印象较深的还有冬天从菜窖里取出来沾着沙粒的胡萝卜,搓一搓,咬一口,相当的脆甜。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